MENU

2018 实习记

July 20, 2018 • 生活

投简历

三月,拿到几间保底校的 admission,眼看离出发还有半年,宅在家显然不是个很好的选择,趁着学生认证还没到期,赶紧找份实习。

51job、拉钩、实习僧都看了一遍,广州 Python 的职位是真的少。剩下在国内的时间不长了,所以打算压缩找实习的时间。投完简历的第二天,就收到 HR 的电话,说过几天去面试。历经几面后,被告知可以加入,最少需要实习三个月,我愉快答应了。

IMG_20180320_124815.jpg

租房

家离公司不算近,所以打算到豆瓣租房搜寻一下。真香,短租几个月,这样找房有点麻烦,还是试下自如吧。自如价格偏高,但是房间统一装修,公共区域也有专人按时保洁,咬咬牙还是租了下来。自如入住率还是挺高的,在我租下的第二天,其余两个房间也入住了,房友们都很友善。但我还是对自如房间的空气质量存疑,可能是通风不好,总觉得房间很闷。总的来说,整个租房体验很算可以。

IMG_20180313_170126.jpg

生产力工具

报道第一天,在 mentor 协助下 set up 好 Google Account 和 Atlassian 全家桶就开始看公司 Wiki、技术文档。

办公用 G Suite 套装,Gmail、Docs、Drive、Calendar 的配合使用非常高效。Gmail 发送内部活动邀请,同意后可以直接同步到 Calendar;Docs、Drive 和 Slack 搭配使用也十分灵活。最赞的是 Google Cloud Search,可以全局搜索到邮件、文档、groups 等内容,对新人很友好,可以快速找到旧项目的文档。

Atlassian 全家桶则应用在 coding 方面,jira 做项目管理,Bamboo 和 Fisheye 分别充当 CI 和 CR 平台,Confluence 则是内部知识库。A 家全家桶无缝结合,极大提高生产力!

Clone 完 Repo,服役多年的 air 显得有点力不从心。向人事小姐姐申请了一台 MacBook Pro,想不到还是未拆封的 2017 版...幸福感油然而生。Retina,让您告别视障。

IMG_20180319_141720.jpg

Z 学长

“这就是你常说的 Z 学长,但在 Slack 上,你可能会被喷死”,同事一脸痛苦的样子,希望我能感同身受。

在大学时候,听闻有一位化学系学长大三开始创业,毕业后到美国读研转CS,最后入职 Google,同时创业成功,走向人生巅峰。他就是 Z 学长,公司 VP,Twitter 大V,同时也是个 pilot。而我,成了他公司的实习生。

Z 对代码质量要求非常高:“我们比 99% 国内公司严格”。在此后的实习里,也印证了这个说法,CR 退回改到 #10 个版本终于过了。同时,Z也是个工作狂,从美西时间早上一直干到深夜。为了节省时间,食用 Soylent 代餐。

我:“G家这么好的饭堂不去,好可惜哦。”
Z:“喜欢就好。”

我向同事提出不解,同事说:“或者他是乐在其中呢”。

随后他翻出一篇关于 Z 的报道:“5岁开始接触计算机、背 UNIX 命令,因为化学是基础学科要学好,然后本科选了化学专业;大学期间成立了开源社团,毕业多年还回校协助 IPV6 组网;国内地震,在美迅速上线 Google Person Finder”。

每天下班吃晚饭是我一天最放松的时候,“好累哦,终于可以回去玩 Switch 了!”。

然而,在大洋彼岸,Z 又开始了他新一天的工作。他把 coding 当成游戏,佩服!

微信帝国

作为《一天世界》的听众和自由网络的支持者,我自然是反对微信霸权的。

但由于独厚的地理条件,公司和微信合作无间。除了主站的科技媒体内容,还做出一些与小程序相关的实验室项目。

“没有一家科技公司比我们离微信近,所以我们要贴近微信生态”,组内大佬如是说。

外媒每当讲到腾讯或者微信,总喜欢用 Giant 来形容。几乎所有传统网站都有自己公众号,主流 APP 基本上都会开发相应的小程序。微信作为宇宙第一应用,似乎在方便大众,降低互联网使用门槛,但另一方面,微信已经成为很多人事实上的浏览器,微信无法打开的链接,对大部分人而言就是打不开的链接。内容产生者将大部分生产力投入公众号,个人博客、专栏断崖式下跌,“URL 消失”,越来越依附这些 Giant 平台。

道理大家都懂,谁不想站在把钱赚了。帝国的诞生,只能怪....

IMG_20180415_173424.jpg

[GDG Guangzhou 活动上,微信产品经理小姐姐的履历,微信团队显然不缺大牛... ]

开发小记

实习第一个任务,就是给知晓云的 MongoDB 版本升级。这是一个 BAAS 平台,提供小程序后端服务。用户可以自定义数据表权限,由于安全性需要,数据表部分设计得十分复杂。升级之前,需要看新版本的 What's New、增添了什么新的 API,废弃了哪些旧的 API、兼容性和稳定性如何、故障紧急数据迁移等问题。

该项目已经上线一段时间,用户形成规模了,我感觉很慌。在通读升级说明之后,就开始 QA 服务器的 MongoDB 升级。升级很顺利,之后也能成功部署。

然而,CI 发出了 tests failed 警报,有几个测试点不能通过。糟糕,出师不利了。

查阅代码发现,新版本 MongoDB 改了几个 error_code,导致一系列模拟非法操作的测试无法通过。这些小改动并没有放在 What's New,稍微不注意就中伏了。真要感谢写这测试的同事,不然就没机会写这篇文章了。

接下来的实习里,小组 CR 投屏和 PM 需求会议是两个比较好玩的环节。

每隔一段时间,组长就会组织一次 CR 投屏,Z 学长用 Zoom 连到公司,然后互喷开始!

场景一:勇士 A 先上,只见 A 云淡风轻的描述代码某个逻辑,从时间复杂度讲到空间复杂度。当在场同事纷纷点头表示设计精密、运算灵巧之时,Z 学长发现了几处 typo,然后大家面面相觑,场面十分尴尬。

场景二:同事 A 驳斥了 B 关于数据逻辑是否一定要写在 model 中的问题。双方各执一词,都搬出了应有的论据,最后 A 同事作出了让步,大家握手为和。

IMG_20180420_143305.jpg

需求会议同样有趣,作为分配程序员工作的 PM 小姐姐,长时间位居团队食物链顶端(某程度上)。因此,需求会议,有时候会演变成一场辩论会。庆幸团队的 PM 还是很 nice,有时候也会根据开发同事的反馈更改需求。

IMG_20180504_142641.jpg

新式工厂

TIT 和全国各地的创意园一样,都是由旧厂房改建而成的创意园,前身是广州纺织机械厂,园区到处都能找到纺织厂遗留下的痕迹。

IMG_0860.JPG

IMG_20180316_122929.jpg

IMG_20180411_122258.jpg

腾讯的蓝色工牌带十分瞩目,每到饭点,都能看到成群的员工步入饭堂,饭后又很快回到工位。这似乎是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,但园区的红砖和瓦顶又在提醒着我,这是一家新式工厂。!

流水线上的设备换成了笔电,拆掉大烟囱和排气扇换成精美装恒,有一间符合众人口味的饭堂,还有一群群为 Giant 奉献青春的员工,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。

程序员到底是一个什么职业?

Archives QR Code
QR Code for this page
Tipping QR Code
Leave a Comment

已有 9 条评论
  1. Kyle Kyle

    对于学长来说,coding 就是在放松休息,前几天某大佬说如何成长的,就是和学长现在状态一样,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在 coding。
    最后送我们一句话,享受工作,享受生活#(咽气)

    1. @Kyle这样太狂热了,还是希望工作和生活可以分开,虽然上班(工作)也会刷推(生活)...#(呲牙)

    2. Kyle Kyle

      @Vins0n哈哈,所以大佬终究是大佬,我也是上班划水的#(击掌)

  2. 丢树 丢树

    #(脸红) 好耐某更喔

    1. @丢树你也是哦,博客好像上不去,域名过期了?@(疑问)

  3. 丢树 丢树

    领导要写工作日志 于是要重新搞过#(大囧)

    1. @丢树#(傻笑) 支持,等一个域名。

  4. 园区漂亮哦

    1. @嘤嘤怪#(高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