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Category: 生活

18 Fall CS 申请总结

申请季结束,以此文总结这一年的申请工作!

Country:US
Major:Computer Science
Degree:Master
Result: Admission 6, Rejection 5, Total 11

选校:一个自我评估(认清现实)的过程

留学申请第一步,当然是要确定该申请什么档次的学校啦,普遍意义上会采用保底、主申、冲刺三档。学校的选定主要结合本科在校 GPA 和 TOEFL、GRE 等语言考试成绩,这三个指标被称为“三围”,属于硬实力。同时,软实力会包括项目经历、工作经历、推荐信、论文发表情况等。




Read More

走在路上听什么

播客

几年前,我发觉每天花很多零碎时间走在路上。起初是听音乐,但流量有限,下载好的歌单也过于乏味,于是开始使用网易云音乐的“电台”,也就是播客。

那时候可选择范围不大,听一些如高中深夜失眠听的某某之声,一段甜美女声读意林读者的鸡汤文章,太乏味了。之后便是一些流派音乐的赏识,观点各有不同,况且还不如直接听“我喜欢的音乐”。

一次偶然机会,首页推荐了一个“10w+”主播,是一个在美读新闻传播的港大毕业生,鉴于对新闻专业的兴趣和对主播个人的崇拜,没有落下每一期节目。每期节目,F小姐都朗读一篇她的博客文章,观点和眼界极其独特,也会在节目中渗透一些 acceptable 的女权思想。有西化了的政治正确,也会在你称赞其观点时来一个回马枪。

Read More

17夏至

尾巴

夏至,上半年的尾巴,也是大三的尾巴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转折点,有人跳出象牙塔寻求"乐土",有人潜心典籍继续跳往下一个象牙塔。这里的夏天凉风徐徐,但拂面而来的却是前所未有的惶恐与不安。

象牙塔和一个未进行的面试

年初和家人商议,最后还是决定跳往另一个象牙塔。
我细想了一下出发的动机,坦白讲是一种逃避。逃避跳出象牙塔后的被挤压,自认为能力不足,想upgrade一下装备,戴个颜色鲜艳点的头盔再作一战。然而,作为一个生命体,无论身在何处,无论身为何职,我们都在挤压与被挤压中过活一生。

这段时间,基本上都是为这件事作准备。在几个留学论坛的offer版会见到网友晒offer,他们有著作有国际竞赛奖项有丰富的实习经历,甚至还有走到战地、东南亚做志愿者,劲啊。


Read More

旅游有太多胜地

八月-深圳

八月暑假,霄神回深圳,邀我到他家PY一夜。第一次坐广深线,一直都有在高铁上开Maps的习惯,神奇地发现虎门出珠江口的三角位居然各有三个城市的地铁线。一直想到东莞厚街(当年某第三产业最发达之地)看看,于是决定在深圳返程广州的时候拜访一下~

Read More

鸡蛋六只,糖两茶匙

这是一座坐落在珠三角的传统制造业城市,今年的一部纪录片为它带了无数朝圣的食客,而对于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来说,『吃』甚至是个形容词。

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,几乎都在点技能树,除了考驾照就是学做饭了。可能是担心在外求学,口味搭不上吧,妈妈言传身教,力求让我学会几道家常菜,这可能是她施于我的最后一次手把手教育了。

于是,来到离家千里的岛城,在为『自由原生无局促生活』准备的时候,第一个买的是路由器,第二个则是柴米油盐酱醋茶,当然那也只是一个琴棋书画诗酒花的年龄了。擦净灶台,便开始将言传身教的成果展示。至此,便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自主『解锁菜谱』。誓言要煮百碗餐蛋面,学期末大概完成目标半数。

放假回家后,继续『食』字当头。

Read More

一二三四五六

人会经历许多看似荒谬却又无力制止的事,例如裸考托福。

报名前,将未来几年的时间线缩得很短很短,好像有很多优先级很高的坑待填,选了这个退休老干部都说好的时间段。心里也掂量着高考也考过口语,有啥好怕哼。当初说好准备的半年刷托时间也剩下最后的两个星期,是的,考前的两个星期才打开模拟软件,一套套TPO做。词汇量需求太大,还要求速记+阅读速度,卒。

考点在海大,考场入口遇到一位同考的男生,礼貌地询问了一些事项,他流利的回答不知道。一看证件,拿大韩护照,瞬间在想中文有那么容易学吗。休息室里见到很多同考的韩国学生(看似组团),说不得从容,但看起来很有自信。

开始考试,试音终于遇见"describe the city you live in"。

Fuck,好想这么回答。

可能是声音略小,足足repeat了三次才通过。没有考虑到历史的进程,就凭这4K可能还不到的词汇刷完阅读,半数靠懵。口语听力写作亦如是,或许是最羞耻的一次考试经历。

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隔壁座位的韩国男生,每段口语都说满,口音虽重,但内容情感丰富。听力的时候,刷刷刷的把草稿写满,那种干劲真值得向当年愤青的想法(中国应试教育啊,不行啊,你看国外学生多轻松多悠闲)竖中指。

大家都很努力,真的。

海大回程,确实劳累,打车吧。拦下的出租车被滴滴预定,巧合和预定人顺路,他们同意拼车。一位领队老师和两个小学生,他们来自北京,到青岛参加机器人竞赛。

Read More